伊泽

今天有了许久未曾出现的自杀的念头。

山野郁绿,天空低沉,这样的春天就好像太宰治提起的浴衣,再是一件热烈且充满活力的事情也变得像是蒙上了灰尘似的。

在灰色的春天里去死又怎么不能称之为浪漫呢。

我越来越擅长发呆,越来越擅长沉默,明知不甚理想却还是喜欢这么做,像一墩顽冥不化的榆木疙瘩。能像现在这样安静的欣赏雨声,在谁也不知道的地方展露与往日相反的模样,也算是我的一种抒压方式。我喜欢下雨;它让我的阴郁显得不那么突兀,又理所当然的暗示我可以沮丧。在北京的时候从来没有雨,买来的透明雨伞也只能在宿舍里发黄发黑,可到了真正下雨的地方我却不爱带伞,即使不喜欢被淋得湿漉漉的,但是雨季哪——有雷声,有车轮碾过水塘,有雨水...

夜色温柔

人与人之间的联系真的非常脆弱。有时候曾经无话不谈的小团体,在某一个契机下就忽然失去了联系,只剩下微信里干巴巴的那几个“哈哈哈”;再亲密的两个人,也会有忽然不再说话的一个时刻,等到很久很久,再回想起来的时候整个人仿佛被拔掉了电源,周身一片被回忆包裹的漆黑空白,反复提醒着自己付诸真心是一件多么可笑的事……

所以我非常讨厌与特定的某一个人建立看似稳固的关系。

但我现在不这么想了。

我只想永远爱你。

我不愿清醒,宁愿一直沉迷放纵;
不知归路,宁愿一世无悔追逐。

我想起最后他的头颅如同释怀般轻轻搁置在他的肩上,隔着厨房里沉重的夜色,灰色的嘴唇如同年少时触碰到了一起。


我想起伤心的鸽子,想起他的境遇我的遭遇,想起雪花点,想起噪音。将它喻之为鲜活的意义似乎又太过复杂。我想起大海,想起漫上洁白沙滩的温柔潮汐以及黑色海浪,想起鸟鸣,想起一个个遥不可及而又姗姗来迟的每一天。

简直是……难以置信。世界上居然会有如此完美的人。光是背着手站在那儿,我就可以感受到屋顶的灯光是如何以一种苛刻的方式倾覆在他的轮廓上,给他浅金色的长发镀上一层淡淡的光晕;我一动不动的看着他,只有我能看到那雕刻般的俊容上隐隐绰绰变化的弧度,那是他对我的嘉赏。我几乎就要成为神明虔诚的信徒——这座漆黑的神坻,双眸流淌出深不可测的海,却和我有着浓厚深稠的感情,这是多少人所梦寐的——光是意识到这一点我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发出了甜美的颤栗。世间再也没有第三者,独一无二的,我将拥有他的爱。

从此往后,我计时不再按钟点,也不按烈日的运行;当他的明眸归来,便是我的白天,而当他重新离去,便是我的黑夜。


*《幸...

想起你时仿佛置身银河

11


悠闲的冬天来得总是很忽然。


新来的队友已经适应得差不多了,年关将至,大家回家的回家,约会的约会,此时VG的训练室里显得异常的冷清。崔仁圭孤零零的坐在原本属于Mata的座位上练习,赛季很快就要结束了,连排位都变得要等上很久很久才能开始一把。他百无聊赖的时不时翻翻漫画,时不时抓一把糖果丢在桌上嫌弃的挑挑选选,更多的时间是盯着手机屏幕发呆。


他最近的状态很不好,具体表现在吃的越来越多,睡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他还在kakao里跟别人聊天时自嘲“像是在储备过冬一样”。


“哥你心情是不是不太好啊?”语音另一边的金赫奎问他。“?为什么这么问?”崔仁圭一愣,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

可是你现在这么爱我,等到之后你还会爱上别的人,将这些好听的话深情地再讲一次。有一天我也会不再喜欢你,我也会找到一种没有你也能快乐的方法。不管你愿不愿意承认,爱情就是这么脆弱的东西。


所有的星星

Rekkles X Deft 结尾一点点MD 

All of the stars一个不算番外的番外 写的比较匆忙

T.T最近真的好忙啊 好不容易一周一天假还被挤压了……



在我十六岁的生日那天,我跟妈妈说了想要加入职业选手生涯的愿望。


她气到抬起手来作势要打我,我闭上了眼,做好准备迎接脸上那即将到来的一巴掌,结果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我意料中响亮的耳光。她看着我,右手停滞在半空中,她看着我;然后我听到了一阵非常轻的叹息声,几不可闻。


“妈妈如果说不同意呢?”


我抿着嘴唇没敢说话。她放下了手,从我的身旁走了过去,弯下腰来收拾我...

坐看云起时

关注的博客